欢迎您访问中华婴童网

为什么孩子没有责任感

2019-9-27 编辑:admin 阅读次数:
  导读:   题记:   如果一位父母说自己的孩子没有责任感,我们完全可以首先检查一下,他是否信任孩子。信任意味着依靠,意味着如果孩子不作为自己就会蒙受损害付出代价的情况下,自己还是完全的依靠孩子,而不是试探,而不是两手准备甚至多手准备,在孩子出错后依然相信孩子因...

  题记:

  如果一位父母说自己的孩子没有责任感,我们完全可以首先检查一下,他是否信任孩子。信任意味着依靠,意味着如果孩子不作为自己就会蒙受损害付出代价的情况下,自己还是完全的依靠孩子,而不是试探,而不是两手准备甚至多手准备,在孩子出错后依然相信孩子因此会做的更好,而非收回信任。

  信任的层次

  下崂山时,大家开始尝试盲走实验。小智问我:老孟,信任我不?要不要试一试?本来这个环节在设计时我就想试一试,再加上小智有点激将味道的询问,岂有不为之理?

  盲走,山路上的盲走,没有拐杖,没有肢体牵引,凭别人的话语提示来行动,考验的是什么?有人宁愿说是胆量,但我觉得归根结底是信任,是对别人的信任,以及对自己“对别人的信任”的信任。

  开始,我是有一种近乎本能的自我保护,当我的眼睛被眼罩遮住,当我的双手不能帮上忙,我用自己的脚探路,立定的脚支撑身体,另一支脚成为作为盲人的“竹竿”前探。

  身边小智的声音响起:你看,你还是不相信别人!

  我觉得小智这样说自己有点不公平,我认为自己当时的反应完全处于眼睛第一次被蒙住的人的自然反应。但我没有说话,因为小智的声音提醒了我应该依靠他、可以依靠他,也因为我已不是那么喜欢辩白。

  于是,我开始努力抑制自保的本能,让自己的身体以别人的声音为向导,让我的脚从探路的“竹竿”变为行进的双足。

  此乃信任的层次一。

  这样走了一段之后,小智的声音再次提出要求。

  “快点!怎么那么慢?”

  这个声音在我的耳里,十分讨厌,却又是那么及时。我已经很努力了,但看来还可以更快一点。

  走快对于腿脚来讲并不难,真正的考验是毫不迟疑的相信引导人小智,而不是经过判断和推理之后再信任;更多的信任引路人,也信任自己能够很好的实践引导人的指令。

  我如命而行,不仅是正常步伐,而且迈大步、加速。如同走在平坦的广场上那样放心,努力让自己产生这样的感觉:左边的山坡只要不滑下去摔个生活不能自理就如同不存在,路旁的树木只要不撞上就如同不存在,山路的崎岖硌脚只要不使我跌倒就如同不存在,我相信我的引导人会让这些统统得不存在。

  此乃信任层次二。

  这个时候,已经过去了不短的时间,大多家庭已经把眼罩交回,而依然坚持盲走体验的家庭,也大部分被超过。我和小智的组合显然是后来居上的。

  然而,就在这时候,就在我们取得了不小的成绩、达成了一定的默契的时候,小智出现了一个失误。是这样的:

  当我大步快走的时候,我的事情倒是简单的,只要有足够的信任,走了三十多年腿脚完成这个并不困难;但是这对小智的要求就高了,因为我的速度快了,我的危险系数也大了。大概是他还不知道完成这个要求需要多大的注意力(抑或其他原因我没问小智),总之他出现了一个疏忽,在一次下台阶的时候,他提醒的慢了些,我跌撞着别了好几个台阶才算站稳。

  当时,我有点生气,想这怎么可以疏忽呢?很快生气被另一种情绪代替——害怕。别人的疏忽是难免的,山路却是危险的,万一自己从某个险要的地方跌下去……这可不是我想要的!这个时候我突然想一把把眼罩摘下来,意识到这不是闹着玩的。

  可是我没有。在我想刚才那样想的时候,我的大脑也还有另外一种想法,这个危险瞬间,可以让小智更警惕更小心,可以让小智更值得信任。最后,这种想法占了上风。

  坦率地说,还有一种想法,有一种“生死有命、富贵在天”赌徒思想,像一个土匪一样不相信自己随便就死在一场战斗中。(走!tmd, 老子就不信了就!)

  此乃信任层次三。

 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,我走了好久,超过了所有的人,走得越来越好,连小智也不停的表扬我。

  Ps1

  老实说,我这个人胆小如鼠、优柔寡断,但是假如我认定的事情,我就是完全的认定,可能在别人以为的危险面前最从容不迫,在别人以为万万不可的时候十分果决。

  在这个过程中,我也曾犹豫和担忧,怕那著名的“万一”。但我很快打消了这个疑虑和担忧。因为不必说小智是最经得信任的那类人,不必说小智和自己的同事关系以及私人关系,就算是小智是一个陌生人,我把自己的行止安危全交到他手上,他能害我吗?敢害我吗?纵然敢,他忍吗?我不敢说没有那个万一,但我觉得那不是万一,是亿一,一旦危险指数降低到这个程度,我们就有足够的理由来以安全对待了。

  而且,信任产生责任。完全的信任产生完整的责任。比如刚才的盲走,假如小智是一个陌生人,只要它是一个正常的陌生人,他就不仅仅不能害我而且不能弃我不管,假如山里只有我们两个人,他一定会把我带下山,让我们有能力避开危险再放手。他会想,他依靠我,我不管没人管,没人管我就不能不管,我有能力帮助他,怎么能毫不作为,而把他一个人丢在危险的山里?

  而且,信任产生责任。完全的信任产生完整的责任。比如刚才的盲走,假如小智是一个陌生人,只要它是一个正常的陌生人,他就不仅仅不能害我而且不能弃我不管,假如山里只有我们两个人,他一定会把我带下山,让我们有能力避开危险再放手。他会想,他依靠我,我不管没人管,没人管我就不能不管,我有能力帮助他,怎么能毫不作为,而把他一个人丢在危险的山里?

  而且,信任产生责任。完全的信任产生完整的责任。比如刚才的盲走,假如小智是一个陌生人,只要它是一个正常的陌生人,他就不仅仅不能害我而且不能弃我不管,假如山里只有我们两个人,他一定会把我带下山,让我们有能力避开危险再放手。他会想,他依靠我,我不管没人管,没人管我就不能不管,我有能力帮助他,怎么能毫不作为,而把他一个人丢在危险的山里?

  如果一位父母说自己的孩子没有责任感,我们完全可以首先检查一下,他是否信任孩子。信任意味着依靠,意味着如果孩子不作为自己就会蒙受损害付出代价的情况下,自己还是完全的依靠孩子,而不是试探,而不是两手准备甚至多手准备,在孩子出错后依然相信孩子因此会做的更好,而非收回信任。

  Ps2

  本来下山很累的,下山的时候不累了。这看起来奇怪,其实很自然。因为危险比疲惫更能吸引人的注意。

  Ps3

  在自然的过程中,我们超越了一个又一个家庭,最后,只剩下一家。小智说:快点,老孟!超过他,看人家走得多快!

   我说:他走得快跟我有什么关系呀,他走他的,我走我的,我不需要比较和胜利,我现在很享受呀。

  小智无语。

  后来,我突然说,我现在想超过他们了。,

  于是加紧脚步,大约追了四五次,最后超过了他们。

  Ps4

  我走了很久大家开始注意我。

  在我前面的父母朋友说,哎呀,孟老师真可怜!

  在我后面的父母朋友说:哎呀,孟老师真棒!

  当别人说我可怜的时候,我没觉得可怜,其实我挺享受的,不仅仅是新鲜,不仅是当你放心得把自己交给别人自己可以更省心,不仅是少了视觉也意味着减少干扰利于内心清静,总之,他让我感觉不错。

  他别人说我真棒的时候,我没觉得自己有什么特别,我知道自己是怎么做到的,显然这是每个人都可以做到的。

  但是我没回应,因为一个新“盲人”无暇他顾,假如我有余力讲话,我会对他们说同样的两个字:谢谢!(文/孟迁)

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网站立场,如有侵权,请您告知,我们将及时处理。

文章出自:中华婴童网www.cnlink8.com,尊重版权是美德,转载请保留原地址,感谢合作!

下一篇:没有了!
联系我们 | 广告服务 | 诚聘英才 | 友情链接 | 版权声明 | 关于我们 | 网站地图
中华婴童网 - 中国孕婴童行业最大、最权威的门户网站 - 凯娜科技
中华婴童网 中国孕婴童行业最大的门户网站 服务QQ:175529508 e-mail:zk8312@163.com
Copyright @ 中华婴童网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| 吉ICP备14005127号-2
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,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,请联系本站,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。